专题报道
/专题报道/
SPECIAL REPORT
泪目!不怕累不怕病毒 这些人志愿做火神山医院“清道夫”
浏览次数: 时间:2020年02月14日

  “一个早上,我们12个人拖走了接近160大桶垃圾,平均每人拖十几桶垃圾,1公里的路走了六七个来回。”自愿奔赴武汉支援医院消杀保洁工作、珠实集团旗下珠江物管公司驰援火神山医院志愿队队长李海元接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连线采访时说,这几天,随着火神山医院收治量的增多,医废垃圾的数量大幅增加,风险很高,但是同行的志愿者没有一个人退却。

  “再辛苦大家都能坚持下去,最怕就是无形的病毒感染。但是,我们都是自愿赴鄂支援的,我们都约定好,无论再艰难,一定会坚持下去,把工作做好。”李海元哽咽着说,队友们平日都是物业公司的干部或管理人员,并非做保洁工作的,看到大家这么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病毒,真的很感动。

勇敢:带血的垃圾也照捡 划破皮也不退缩

  2月3日,珠实集团旗下珠江物管6名党员逆行奔赴武汉支援,李海元正是广州6名党员的领队。在1月30日,武汉珠江物管已有6名物业管理人员加入到首批赴火神山医院的人员。按照武汉市防疫指挥部的安排,他们团队12人主要是负责火神山整个医院20个病区病房以外的保洁、消杀和垃圾清理工作。

  每天,最艰难的事情是捡垃圾和拖运垃圾到焚烧场。

  由于垃圾桶不够,医护人员有时直接将垃圾袋堆在病房门口,保洁的工作之一是将各处的垃圾捡到袋子中。垃圾大部分都是医废垃圾,有的还带血,犹如一颗颗炸弹,随时都有被传染的风险,但他们不退缩。

  队友钟进进前几天在捡垃圾的时候,虽然穿着三层手套,但手指还是被划破了皮,但是他没有放弃,洗了手、擦了酒精,又继续运垃圾。

艰辛:穿防护服每天拖两大桶垃圾徒步20公里

  不仅如此,由于火神山医院的很多设备还处于配置中,目前还没有垃圾转运车。在这种情况下,队友们徒手将240升的垃圾桶一桶桶地拖至统一的存放点,有些距离长达1公里多,而时间紧迫,垃圾量又很大,每人干脆每次拖两大桶以节约时间。

  火神山医院是边建边接诊病人,随着火神山医院收治量的增加,这两天垃圾量大幅增加,一天下来,医疗废品清运量就多达200多桶。也就是说,每个队友每天拖运垃圾徒步20公里左右。

  “平时在平坦的道路上、穿着便服,拖着两大桶垃圾都很不容易,何况是路面不平滑、还穿着笨重的防护服的情况下,拖运工作异常艰难。即便武汉这两天是十度以下的温度,防护服里面都在“下雨”,戴着的防护眼镜,没多久就发蒙,能见度只有5米以内,但不能去揉擦眼睛,只能一直忍着,很难受。”李海元告诉记者,目前一些病人正在恢复中,医生建议他们适当到病房外散步,因此在拖运垃圾的一路上,还会与正在恢复中的病人或者拖运尸体的汽车擦肩而过。

珠江管理抗疫志愿队在中心医院运医疗垃圾1.jpg

珠江管理抗疫志愿队在中心医院运医疗垃圾


防护服.png

感动:体力透支、与病毒擦肩而过,但从不放弃

  这样的消杀保洁工作,李海元他们每天分早中晚三次进医院,每次三个小时的时间。由于人手不够,也没法轮班。

  每次做完一出医院,队友们都说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坐下来,因为两条腿似乎已不是自己的了。还有就是喝水和如厕,由于穿着防护服无法如厕,我们没有穿纸尿裤,只能尽量少喝水,每次进去工作3个小时都不上厕所。

  2月8日元宵节当天,由于早上防护用品未配置到位,队员们无法进场工作。直到下午防护用品才到位,队员们便匆匆赶往医院着手处理堆积一天的医废垃圾,并做好新交付6个病区进场前的准备工作,一直工作到凌晨。

  在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不少队员出现了体力透支情况。但为了完成工作任务,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没有一个人放慢步伐。

  当天早上起来,武汉队友杨光博,出现了流鼻水感冒症状,但是二话不说,照常回医院收垃圾。他从春节前做到现在没回过家。

  还有,由于运垃圾一路道路不平、沙子很多,加上高筒水鞋鞋底很硬和超负荷的工作,脚底都磨出了泡,有几名队友的脚被磨出了裂口。他们没有人有怨言,对伤口做简单消毒后便早早地休息。

  “再辛苦大家都能坚持下去,最怕就是无形的病毒感染。但是,我们都是自愿赴鄂支援的,我们都约定好,无论再艰难,一定会坚持下去,把工作做好。”李海元哽咽着说,队友们平日都是物业公司的干部或管理人员,并非做保洁工作的,看到大家这么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病毒,真的很感动。

从泥巴路进入病区.jpg从泥巴路进入病区


2月3日,广州6名党员从广州出发,准备逆行奔赴武汉支援.jpg
 2月3日,广州6名党员从广州出发,准备逆行奔赴武汉支援


(转自广州日报)

关注官方平台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返回首页